当前位置:主页 > 六合开奖结果直播 > 原昆明军区副司令员谈解放云南:一个班歼敌800--党史频道

原昆明军区副司令员谈解放云南:一个班歼敌800--党史频道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9-09-12 / 点击:

  为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和解放云南伟大胜利,歌颂人民解放军的英雄壮举,我采访了91岁的老红军,原昆明军区副司令员陈家贵将军。60年时光流逝,硝烟早已散去。但老将军对进军云南的往事仍然记忆犹新,他高兴地给我介绍了当年解放云南的战况。

  解放军进军云南时,陈家贵任13军37师111团团长。他回忆说:1949年12月,人民解放军在四川、两广战役歼灭了胡宗南、白崇禧这两个蒋介石的王牌集团军后,整个云南的反动力量已陷入绝境,进军云南如箭在弦,解放云南已指日可待了。

  1949年12月初,13军37师参加了两广战役,与友军协同作战,歼灭了白崇禧王牌军后,越过十万大山向广西南宁进军途中,突然传来振奋人心的喜讯:云南省主席卢汉,1949年12月9日宣布起义。陈将军说,当时全团官兵听闻这个消息,人人欢欣鼓舞。

  49师奉命由贵州毕节、安顺日夜兼程西进,于12月25日在云南沾益、曲靖、陆良与敌人激战一天,歼敌3100人,使汤尧胆战心惊。我军很快入滇,他意识到不能再战了。于是急忙命令第8军和26军撤到建水、蒙自、个旧一带。

  为了打好解放云南这一仗,第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在广西南宁召开了师团以上作战会议。陈家贵和37师各团领导参加了会议。陈赓司令员传达了和第二野战军的战斗部署和作战方针,说:我军解放云南作战方针是“远距离奔袭,先切断敌后路,然后分兵包围”,战术是“北路压、南路堵、中路打”,兵分三路解放云南——

  “北路压”是由14军军长李成芳、15军军长率部经兴义、罗平、昭通等地,向云南昆明压进,对敌人构成威胁,保卫昆明;“南路堵”是由第四野战军38军副军长刘贤权率领104师、151师,沿国境线,经文山抢占中越边界重镇河口和蔓耗渡口,堵住敌人南逃的道路;“中路打”是由13军副军长陈康率领37师、38师,经广西百色、云南富宁、砚山,直奔蒙自全歼机场敌人,堵住空中外逃的敌人。

  陈家贵将军当时所在的部队,奉命参加“中路打”。他回忆说:兵团作战会议后,37师又召开了师党委扩大会议,挂牌六肖。周学义师长在会上说:“军首长决定,解放云南,把我师作为第一梯队,这是军领导对我师的信任,也是我师的光荣。根据军领导的作战意图,我师采取的战术是:边打边追,不怕牺牲,勇往直前。先消灭蒙自机场之敌,堵住敌人从空中逃跑。”最后,师党委决定:110团作为37师解放云南的前卫团;为了加快行军速度,迫击炮、重机枪留在南宁。

  兵贵神速,时间就是胜利。110团作为师前卫团,行进在部队最前面。他们为了提前赶到蒙自,每天以130里甚至220里的行军速度,不分昼夜,向蒙自急袭。部队的休息时间不断减少,由每天6小时,4小时,减到两小时。百分之八十的官兵脚上都打了泡。战士们尽管人困马乏,为了解放云南,南进的铁流仍然滚滚向前!

  人们常说:“军队是长城,人民是靠山”。1950年1月7日,37师进入云南富宁、文山地区。这时,边纵队党委早就动员当地人民为进军云南的部队修好了路,架起了桥,筹备了足够的粮草。部队沿路行军受到了人民的热烈欢迎。一路上,还立了许多茶水站、卫生站,使部队备受鼓舞。部队披星戴月,废寝忘食,经过百色、富宁、砚山,穿过一座座高山密林,一道道的河川,历尽艰辛,连续行军14个昼夜,行程2000里,终于抵近蒙自。

  解放军37师110团在久经沙场的吴效闵副师长率领下,已经赶到了蒙自机场。这时,敌人万万没有想到远在2000里外的我军,会突然出现在前面,线日晚,蒙自机场月光如水,繁星闪闪。吴效闵副师长命令:“110团为主攻团,夜袭蒙自机场,拂晓前占领蒙自机场!”

  晚9时30分,团长傅一宗果断下令:“袭击时间到,狠狠地打!”三营营长安玉峰一马当先,率领300多名血气方刚的勇士首先突进机场,向敌人发起攻击,顿时,机枪、冲锋枪、手榴弹、六〇炮一齐开火。压制敌人火力后,开始向敌人进攻,阵阵枪炮声,六合免费四肖,喊杀声,在机场回荡着……整个机场被淹没在熊熊烈火之中。

  冲在最前面的是8连6班班长常华堂,他率领尖刀班进入机场后,对准将要起飞的敌机机头开枪射击,敌机熄火。战士们高兴地说:“打中啦!打中啦!敌机被我们俘虏啦!”这时,敌人被打得惊慌失措,乱成一团。停在机场的飞机,有的被缴获,有的仓皇起飞撞在蒙自大红寨山上。

  常言道“兵败如山倒”。凌晨3时,300多敌人被我军打得溃不成军,焦头烂额,被迫撤到一个大院顽抗。这时,8连副连长刘占礼率领一个排直插过去。常华堂带领尖刀班在火力掩护下,冲到大院附近。敌人架在院墙的5挺机枪向尖刀班射击,常华堂腿部受伤,他忍着痛冲到墙下,连投两颗手榴弹,把敌人一挺机枪打哑了,接着翻墙进院用冲锋枪对准敌人,大喊一声:“缴枪不杀!”院内敌人被吓呆了,只得放下武器。尖刀班在全连火力支援下和在兄弟部队配合下,连续攻下4个大院,歼敌280人。

  滇南战役是解放军进入云南后的重要一战。陈家贵将军说:37师占领蒙自机场,切断了敌空中逃路的同时,第四野战军负责“南路堵”的38军114师、151师在副军长刘贤权指挥下,于1月11日占领了河口,16日又在边纵的配合下,一举歼灭了蔓耗浮桥敌人,切断了敌人外逃越南的道路。

  解放军迅猛进军和接连胜利,打乱了敌人的部署,逼敌重新调整部署:从蒙自逃走的第26军向个旧、红河方向逃跑,第8军向建水、石屏、元江逃跑。汤尧指挥的3万多人,全部陷入我军包围之中。滇南战役从此拉开了战幕。

  于是,37师兵分两路追击逃敌:左路部队有110团和109团各两个营,在吴效闵副师长率领下,经个旧、白沙村、云南锡业公司老厂,采取迂回包围、出奇制胜的战术歼灭个旧之敌——26军193师;右路部队由师长周学义和政委雷起云率领警卫连和109团一个营,乘火车向个旧迂回。

  1月17日拂晓,我左路部队在个旧鄢棚追上敌人并歼敌一部,大部分残敌被压进个旧城内,当我军先后占领个旧宝华门、云南锡业公司、第一冶炼厂、火车站后,最后把敌人全部压进了个旧红炮台,敌人成了瓮中之鳖。

  我军攻击部队接近红炮台时,受到碉堡内的敌人顽抗。110团6连、7连受到敌人火力压制无法前进。就在这关键时刻,浑身是胆的工兵排长刘长久看到一个个战友倒在敌人枪口下,就带领两名战士向敌人碉堡冲去,受伤后他继续向敌碉堡前进,距敌人碉堡6米时不幸中弹牺牲。战士李三友看到排长牺牲后,激起了他的愤怒,他从排长手里接过炸药包爬行向敌人碉堡前进,谁知被敌人炸断了一只手。这时,李三友不顾伤痛,临危不惧,爬到敌人碉堡,手疾眼快把炸药包塞进敌射击孔内并用手顶住,使敌人无法推出炸药包。他面向部队高喊:“连长,快冲啊!”随着一声巨响,敌人的碉堡飞上了天,李三友壮烈牺牲。

  第8军和26军在我军南北两路部队和边纵合围下,溃不成军,成了“惊弓之鸟”,其残敌纷纷向元江方向溃逃。为了全歼敌人,37师根据指示:继续追击歼灭敌人。这时,四野38军已向元江方向西进,我37师由东西进,边纵由北南进,三路大军对敌人已形成合围之势。

  元江之战充分展示了解放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敢于冲锋陷阵,刺刀见红的雄风。109团2营一个班,首创歼敌800人的范例。110团1连8名战士,冒着敌人三面火力封锁,冲进一个凹地,活捉了陆军副司令员汤尧,几百名敌人放下了武器。

  元江激战歼敌4000人后,37师副师长吴效闵又奉命率两个营向西追击敌人。经过墨江时,获悉敌26军278团1000多人向南峤逃跑,企图逃向缅甸。37师在各族人民的支援下,在边纵部队的配合下,昼夜兼程,连续行军9天,于2月16日赶到南峤。吴副师长命令部队以迅速隐蔽的动作埋伏在南峤城周围等待出击命令,并叫侦察分队活捉俘虏获得情报。不到1小时,侦察分队就捉回几个俘虏并获悉:敌278团800多人在南峤城南一带集结准备外逃。

  这些敌人还认为我军距南峤300里,因此他们都在睡大觉,吴效闵副师长指挥部队搭人梯摸入敌人大院,突然发起攻击,随着一排排手榴弹投进大院,部队乘着烟雾冲了进去,歼敌100多人。其余敌人逃到南峤凤凰山。37师在边纵配合下,打得敌人人喊马嘶,血肉横飞,经过半天激战全歼敌人278团,我军凯旋而归。

  滇南战役中,37师连续作战39天,行程3000里,参加大小战斗10次,用两个团的兵力歼敌第8军军部、170师全部、教导师和42师大部及第26军161师和193师各一部,共计歼敌1.2万余人,活捉陆军副司令员汤尧。整个滇南战役全军歼敌3.2万人。



Power by DedeCms